二号凉台台,一号登不上

最近真的很忙,但是我还是要说,罗泽布朗天生一对儿

【原创xkaito】纯洁 (1)

【避雷注意】
原创男主,地下拍卖梗有,类似包养的梗也有,R18也有(这一章没有。。)
请注意,原创男主精神分裂,双重人格(第二人格有点黑),开公司的,跟kaito是发小,后来分开了的设定

关于精分,我了解的还远远不够所以,呃,只能说尽力吧...
(写原创男主,其实心里想写的是maskai)

这是压轴的拍卖品。

路野用手半遮住嘴,上身稍倾,笑着跟林悠说,你不知道吧,这压轴的一般都是人。

林悠听后并不吃惊,胳膊仍放在椅子扶手上,手背杵着脸,淡淡的回应道:“哦,是吗。”

路野见他冷淡,便收敛了笑容,说:“要开始拍了,你看着吧。”

主持人富有激情的冗长讲话结束,买完了关子,他拍拍手,随后一下子将那黑布扯下。之前被布盖在里面的人的蓝发随风轻轻往上飘了一下,又落下来,显得有些凌乱。那人被蒙着眼,手腕和脚腕上了铐,略长的白衬衫恰好遮掩住臀部,白皙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

林悠看见他,复杂的表情瞬间流露在脸上,好像是震惊,又有些犹豫,似乎还有那么点高兴。他觉得那人在颤抖,因为他好像看见对方身上的衬衫在微微晃动,但又好像没有看见,如此难以确定的事情,他却深深的相信自己的感觉没错,他从没这么确信过这没来由的第六感,可此时此刻那第六感就是这么强烈。他看着这个被自己认定了在发抖的蓝发青年,此时正跪在拍卖会场中央,所有的灯光聚集在他身上,照得他的影子被投成几片。仅仅是这样看着,他们相隔得那么远,那人也没有露出眼,林悠的心脏就开始迅速加快跳动,同时身体某处又升起一股异样感,那是什么感觉?他在心里自己,却得不到答案。

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正破土而出,视线里的那个人和记忆里的某个人悄悄的重叠在了他的脑海。

他却对自己说:不会吧,不可能吧。

会场内出新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路野在他旁边兴奋的在说些什么,林悠却好像只听得见自己心脏的狂跳,只看得见那个人。他似乎更加专注的想要知道那人是否在发颤了,于是便更加细致的盯着那人看。不过这次他没再去细看那人身上的衬衫是否晃动,他只是用审视般的眼神盯着那人的面部,准确的说,是盯着他的嘴看。他观察到那人的嘴刚刚稍张开,以他的视力,还可以隐约看见那安静躺在嘴里的小舌的轮廓,以及亮光照在那上面,反射出的晶莹水润的光泽。他正欲更细看,那人却没有给他机会。被他盯得仔细的嘴此时双唇抿起,原本淡红的唇色从双唇相接处泛起几分白,他又看着那红白相接处愣神。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等到那人的舌不再露出,双唇也不再抿起,那嘴又回到自然的状态时,他的视线还如被粘合剂黏在那人唇上一般,双眼甚至舍不得眨一下,而他自己还迟迟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盯着那人的嘴看了这么长时间,好像是入了迷。

人在聚精会神做一件事时,往往会入迷。这件事可以是搞研究,织毛衣,甚至是做数理化的习题,不过因为事情的不同,入迷的时候感受和想法也或多或少有所不同。此时此刻,林悠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没有沉浸在拥有传奇历史的古物之中的沉重,亦没有人类第一次发现地球是圆的时的疯狂,他看着他,突然感觉有巨大的冷锋和暖锋激烈的交汇,碰撞撕打,但暴雨却没有如期落下,转而是胜过吐鲁番地区夏日温度的热浪席卷而来,片刻后冷暖锋都消失,令人难耐的热浪也褪去,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月亮,一轮明亮的满月,皎洁无暇,从阔别已久的故乡直升心上。

路野见林悠看那人看得专注,狡猾的笑容又浮现在脸上。他戳了戳林悠,企图把他从自我的世界里拉出,殊不知在那个世界里,宇宙大爆炸过去的飞快,天体的运作逐个开始,渴望真理的人已经架起天文望远镜,化学和物理的实验室开始经被建立在穷困屋舍之中,生物种类和数量猛涨,这个世界一切初成型,已经不是他能将其从中拉的出来得了。他还带着玩一样的心态,似问非问道:“哎,你拍不拍啊?我也要拍了。”

也不等林悠做出反应,路野便站起来大声喊:“七百万!”

“七百万一次!”

路野很快得到了主持人的回应,他低下头得意的看了一眼林悠,虽然他们都带了面具,但因为两人离得近,不难看见对方的眼睛。他看见林悠仍是盯着那蓝发的青年,连瞟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心中暗想无趣,便悻悻的坐了下来。

路野有点纠结了,本来是想带林悠来见见“世面”,虽早知道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但也没想到会不感兴趣到这种程度,这一来二去,反倒像是林悠带自己来的一样,再想想自己刚才的一时兴起,简直就像个兴奋的孩子。

在有人出了七百万后,会场上安静了一时。不过这安静很短暂。

他坐在林悠旁边,听到对方用着他陌生的语气小声自言自语:“到了。”

路野一惊。

这是什么语气?路野与林悠相识四年,从没听这人用这种语气说话。在他印象里,最常见的林悠是微笑的,语气往往温和,不常见不过是面对没兴趣东西时的沉默,对待下属时的严厉。然而这样带着有些恐怖的笑意的,强制冷静下却还是掩盖不了声音主人内心兴奋的事实的语气,他从没听到过。

路野看着林悠,看见的是对方挑起的嘴角,眼神陌生又危险。

正疑惑,主持人拿着话筒叨叨了些什么,会场又嘈杂起来。

路野转过头,恰好看见主持人将原来系在那人眼上的黑布扯下,扔在一边。

双眼突然之间暴露在强光之中,那人似乎是想低下头,却被主持人粗暴的捏住下巴被迫抬起头来。他痛苦的呻吟一声,试图挣脱,可再怎么用力摇头也是无济于事——路野进出地下拍卖会这么多次,他知道那人无法挣脱的原因:幕后的人会给最后的拍卖品注射一些药品,让他们在一定时间内无力反抗,说是让他们无力反抗,但其实往往注射的量多得很多人甚至站都站不起来——,那人眯着眼,又使劲的眨巴几下,再次睁开时两只绮丽青蓝的眸子上都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好像清晨的五花海透亮如镜的河面上起了一层薄雾,散发着冷色调的梦幻流星从湖畔一闪而过,白日与黑夜交织的混乱情景却在此时显得如此和谐。

那样的眼睛十分动人。路野暗暗的想着,果然起拍价就上百万的货不会差,跟以前那些三四十万起拍的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主持人才宣布继续拍卖,他就看见身边的林悠站了起来,语气不紧不慢,却足以震惊全场:“七千万。”

场内更加嘈杂了,路野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悠。

明明之前还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现在又是怎么了?一出口就是七千万要买下,他在拍卖场出入这么多次,还没听过有人出这么高的价,更何况跨度还这么大,难不成这是个假的林悠?

又或者说.....是自己帮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他恍然大悟,发现自己就好这口#*&%$....路野陷入了一些糟糕的脑补中。

林悠仍然站着,也仍然是盯着那人看。

那人也看向了他。

此时此刻,他无比确定,这个人就是他的发小,是曾经无数个夜晚他梦里出现的人,kaito。

在那些遥不可及的梦里,有一个梦重复多次。是kaito单纯的笑着给他戴过红色的花环,而在下一刻他想要碰一下那花环时,却发现自己头上什么也没有。他多次被这个梦惊醒,醒来后发誓若再做这个梦绝不会去试图碰那个注定消失花环,但在梦里他却将自己的誓言全部忘却,那只手又控制不住的伸向血红娇艳的花朵。而今,那抹红色唾手可得。

是吗,终于吗,我们再次相会了,kaito。

一想到这里,林悠便忍不住扬起一个笑容。

而这笑容在路野看来,却着实恐怖。

他突然想起刚才,林悠盯着那人看时的那种危险的眼神。是自己太过自信,做什么事都是以“凭我的了解”为行动指标,这次他又凭自己的了解带林悠来这个地下拍卖会,凭自己的了解认定林悠不会对这些感兴趣,然而这一切都超出他那狭小的了解,自己却还浑然不觉。是的,那样如痴如醉般的注视,那样旁若无人般的专注,一定是自己瞎了才看不出来,那哪里是“不感兴趣”?分明是过于感兴趣了。

路野摸摸自己的侧脸,惊觉不知何时他竟冒出了冷汗。

或许这四年,他对林悠一点也不了解。

-tbc-
关于拍卖的价格。因为我没有去过地下拍卖会,真实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这点十分抱歉。不过听说(具体哪儿听说就不说了...),那种地方的确会卖人,似乎有的人还会断手断脚后再拿去卖。似乎卖人是分两等,二等品在30w以上,100w以下(大概极限就是80w)的起拍价,一等品的起拍价才在100w以上,但是一般出售的都是二等。

【maskai】10cm的kaito (1)

ps.能变小这种事,就是我自己为了满足一时脑洞在瞎编,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更完全不科学!
文笔不存在的,就想写个日常...详略不存在的。。。
这里的KAITO是可以购买,并且无限接近于人类(主要指身体构造上)的存在,这种科学技术我们想想就好了,不存在的现在x。
一个有些爱撒娇还有点任性的master。master和kaito已交往设定!
﹉﹉﹉
“master,master...”

好困好困啊。离上班的时间还早吧,怎么kaito现在就叫我了?

秋野睡意正浓,大脑里的零部件都还没开始工作,只觉耳边的声音是那么不真切,仿若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小声嘟囔着,不愿醒来,翻了个身,好像手臂压到了什么。

“哇啊——!ma,master!快醒醒...好重...”

秋野又听见kaito的声音了。不过他不懂这声音在传达什么信息,什么“好重”?他觉得手臂下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震动,有点痒痒的,他混沌的大脑想了一会,才想起那应该是发音源。

怎么回事?

秋野终于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眨眨眼,看见kaito竟被压在自己手臂底下,身长似乎比自己的手掌还小。这只小型的kaito正努力的推秋野的手,可怎么推也推不开,他有些缺氧,小脸红扑扑的。秋野见此一惊,顿时睡意全无,感觉推在自己手上的力越来越小,连忙把手抬起来,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床铺被他这一番动静弄得晃上晃下,在床上躺着、还没缓过气来的kaito被晃的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惊呼一声,又落在浅黄色的床单上,身体稍稍下陷,随着床铺的晃动而晃动,想坐起来却找不到平衡,每才勉强撑起身体就又倒下去,于是不得不放弃,等待这晃动停止。

“kaito?”秋野看着这个大约10cm的小人,蓝头发蓝眼睛,那缩小版的睡衣睡裤蓝围巾,还有秋野绝不会分辨不出来的的声音,简直跟自家175cm的kaito一模一样!秋野惊呆了,他一看床头柜上还放着折叠整齐不过看起来很小的公式服,甚至怀疑自己还在梦里,没睡醒来,“是你吗?”

秋野没有再动,床也就不再晃动,kaito爬起来,正坐在床上,给了秋野肯定的回答。

“...你掐我一下,我还没睡醒吧。”

kaito冷静的解释道:“不是的,master,这不是梦境。但是master不要着急,这是出产时的bug,的确有的机型会这样,不过过上几天就好了。”

秋野这时突然想起几年前,在他购入kaito的时候官方发布的一条消息,说的正是变小这个情况,他记得上面的确有写最多过上一个星期就会变回来,什么副作用也没有。这时,他已经知道这不是在做梦,并且完全接受了这个现象。要说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一来是他觉得反正还能变回来,偶尔有这么一次也没什么不好,二来则是这样比他买的手办还小的kaito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秋野心里一半在感叹小kaito的可爱,一半动起坏心思。

他故作纠结:“啊啊!不行,你一定要掐我一下!”

“唉?!master,可,可是...”

“果然是梦吧!还是不仅仅是身体变小,你的心,你的性格全部都变了?我的kaito很少拒绝我的...”秋野说着作伤心状,好像下一秒眼泪就会掉出来。

“当然没有!呃...好吧,那就掐一下...”kaito站起来,艰难的在这个巨大的蹦床上寻找平衡,一步一步向秋野那边走去,每走一步就在床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凹面。眼看就快要走到路野腿边,他却一不小心摔在床上,又爬起来的时候看见一只手伸在他面前,抬头一看,是秋野。

“kaito,快到我手上来。我又不要掐了,因为如果不是在做梦的话就会很痛啊,我想换一种。”秋野嘿嘿的笑了一声,一副想通了的样子。

kaito也笑了,他很高兴自己的master好像有些清醒过来了,至少不用让自己去弄疼他。kaito很快答应,爬到秋野手上坐下。

秋野觉得手上好像捧着一个小精灵,kaito一点也不重,脸上挂着的笑容更让人感到舒心。他把手移到自己面前,kaito正对着他,两个人看着对方,然后秋野认真的说:“我要你亲我一下。”

“唉?”

“亲在哪里都好~快来吧!”

“可是,master,这样并不能说明你是不是在梦里呀...”kaito很疑惑,也很认真的思考着。

“kaito......你果然是变了吧,我真的好难过......”刚刚还厚着脸皮要求kaito亲他的秋野,此时的神色就像一个失恋的少女那么伤心,用这一招对付拒绝他的kaito百试不爽,所以他也练的炉火纯青,或许有的影帝见了都会自愧不如。

“master,我只有身体变小而已...不要哭,”kaito站起身来,凑过去亲吻了秋野似乎要落下泪来的眼角,用安慰的口吻道,“这样可以吗?”

这个吻温暖又轻柔,秋野想到了糯米团子,他觉得这个吻跟团子一样甜。虽然时间短暂,却回味无穷,容易让人上瘾。秋野被这一个小小的、像花瓣一样轻的吻弄脸红了。他强装认真思考的样子,分析道:“感觉不出来有没有在梦里...再往我脸上亲三下试试!”

“唉——?!”

“不行吗...kaito...你...”

秋野还没说完,伤心欲泣的样子才刚摆出来,kaito就凑上去亲在他脸上,暂停了他早准备好的那一大堆苦情台词。阳光从窗棂流入屋内,静静地淌在他们两人的身上,kaito小小的影子投在秋野脸上。

秋野在心里数着,一下、两下、三下...这就结束了。可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kaito亲他第四下。

“还是没有感觉...就再在鼻子上亲十次嘛...”秋野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一脸享受的模样。

kaito没有再多疑问,乖乖答应了秋野,心里数着数在他鼻尖上亲上十下。亲到第十下的时候,kaito睁开眼睛看秋野,看到秋野也正看着自己,眼里是满满的笑意。kaito心里想,master的眼睛真好看。

“不行不行,完全不行!要不,kaito,再在我嘴上亲一百下?”

“ma,master...!”kaito有些为难,一百次,要亲多长时间啊,光是数数都会累的不得了吧!更何况还是在嘴上!虽然还是原来大小的时候就已经亲过,但还是觉得有点对master不敬,怎么办......

秋野看着kaito脸上泛红,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心血来潮得到了满足,他咯咯的笑了,打算就这样放过kaito。

“好啦!突然感觉自己醒过来了呢!原来这里真的是现实世界!你也只是改变了大小啊!”秋野突然之间得意洋洋的这样说,被他捧在手上的小人露出笑靥对他说“真是太好了,master!”。他把kaito拎起来放在床头柜上,两根手指揪着他睡帽上的小绒球,将其扯下来放在一边。

“好啦,换上衣服,”秋野指指旁边的公式服,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kaito,你行动方便吗?我来帮你脱裤子怎么样?”

kaito突然感觉有刚才哪里怪怪的,是很熟悉的那种怪怪的。

“不,不用了,master!我自己来就可以!”kaito连忙红着脸拒绝了秋野。每次秋野要求帮他脱裤子,最后都脱到了床上,不同于秋野的百试不爽的那一招,这句话背后隐藏的含义,是身体教会了他。

秋野装作听不见他说话,伸手过去就要抓kaito,差点抓到时kaito向后一躲,迅速拿起身后的公式服往床头柜边缘跑去,然后两手拿着公式服衣服两边的角,把它当作降落伞,跳到床上,钻进了被窝里,整套动作流畅自然,一气呵成。

秋野其实并没有那个意思,他当然知道面对这么小的kaito他不能做任何那方面的事情,只是想逗逗kaito而已,却意外的看到这一幕,他在心里赞叹小kaito的敏捷和可爱。秋野看着kaito刚刚钻进去的那一块被子小幅度的动来动去,过了一会穿着V1公式服,手上拿着叠好的睡衣的kaito又从里面爬出来,站在床上,把睡衣递向秋野“master,请帮我把它放在床头柜上一下。”

“好的!”秋野蹲下去,脸凑近了kaito,伸出手——然后迅速的扒下kaito的裤子。

“哇啊!!master!!做什么?!”kaito被秋野的突然之举吓了一跳,他也顾不得手上的睡衣了,把它扔到一边立刻把裤子提起来,重新穿好。
“今天是黑色呀!”秋野笑的开心极了。
“唉?”下一秒kaito便反应过来自己的主人在说什么,顿时脸红得像被蒸熟了一样,他想起之前秋野要求自己亲他,又想起那熟悉的奇怪感觉,突然就明白了一切,“master你又戏/弄我!”

“这怎么叫戏/弄呢?”秋野收起笑脸,严肃又认真的看着kaito,“上次我告诉你这叫什么?”

kaito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不去看秋野,看着床单回答他:“调,调/情......”

秋野一脸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对啦,就是这个。”他说完又把kaito拎到自己手上,站起来往浴室走,“走,我们洗脸去。你的牙刷是不是也变小了?”

秋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两个人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kaito突然想起了什么,“啊!”的叫了一声,提醒秋野,他今天还要上班。上班的事秋野完全忘了,kaito提醒他他才想起来,惊的他一不小心呛了一口水,使劲咳嗽起来,kaito担心的看着他,想给他拍拍背却够不到。他呛水并不是要急着去上班,开玩笑,他当然不会把这么小个kaito一个人留在家里,只是请假也必须在打卡时间之前请,他急着请假。他加快速度漱了口拿起电话向公司请了整整一周的假,在电话里他上司就开始跟他谈人生,说如果是别人无缘无故请一周的假早被开除了。

他熟练的跟上司打哈哈,心里却已经开始担心下一个问题。

——肚子饿了。

若是在平时这个时候他早就吃过早餐,快到公司了,那是因为平时kaito早他一步起床,会提前给他准备早餐。说起来,不仅仅是早餐,午饭和晚饭都是kaito在做,秋野对料理一窍不通,但现在kaito变小了,又有谁能做饭?好吧,就算再一窍不通,秋野也必须得上了。他正想着,挂掉电话,听见浴室里kaito用超高音呼唤他,他跑过去,见kaito一脸歉意的说“身体变小以后声音也变小了啊...master,饿了吗?对不起...我这个样子没办法做平时的早餐了,今天早上吃面将就一下可以吗?”

秋野震惊的看着kaito:“煮面吗?可就算是煮面,你现在也很难做到吧?”

“只要各种佐料在桌子上就好,我可以把他们放进碗里。”

秋野想象了一下kaito现在去煮面的样子,举重似得扛起和自己等身的胡椒粉瓶子往碗里撒,又如大海捞鱼一样的捞锅里的面条,最后累的气喘吁吁还笑呵呵的叫自己吃面......秋野果断的拒绝了kaito,并决定自己亲自上厨。他捧着kaito往餐厅走,kaito坐在他手上还在担心,“真的没问题吗?master,不要逞强,我可以做到的...”这样说着。秋野把他放在餐桌上,叫他在那里等着吃就好,秋野一只手撩起一半刘海,看起来帅气潇洒极了,“不就是加点盐巴味精!bakaito,可不要小瞧我了!”

秋野朝着kaito眨眨眼,带着必胜的决心走近厨房。

“唔......!”bakaito什么的?!可是明明自从kaito来到这里就没见过秋野下厨,一日三餐他都主动承包了,秋野真的会做饭吗?但是,就算做饭不会,煮面而已,也应该......

才一会,秋野又从厨房跑出来,有些尴尬的问:“kaito,面条放在哪里?”

kaito坐在餐桌上无奈的笑了,请求秋野把他带到厨房去,以便将食材的位置指给他看。秋野点点头,这次老实的答应了。

kaito站着灶台上,告诉秋野面条在那边墙上挂着,盐和醋在柜子里摆着,秋野连声答应,对着柜子里的瓶瓶罐罐纠结了好一阵,拿起盐罐和糖罐放在kaito跟前,疑惑的问:“这两个哪个是盐?”

kaito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看来他的master从小到大从来没下过厨。秋野拿着盐和糖的样子让kaito想起了秋野第一次带着他作曲的时候。那好像也是秋野第一次尝试作曲,他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然后问kaito怎么打小节符号。kaito那时候才刚来,小心翼翼的问他这歌是几分之几拍,秋野却反问几分之几拍是什么。结果那几天的作曲时间最后都变成了kaito的授课时间。

说起来秋野的优点和缺点都太过分明了,有的事情他能做到极致,有的事情他又一点不懂,甚至连常识都不知道。不过好在秋野愿意去学那些曾经根本没出现在他世界的东西,虽然这也要看心情。

kaito指着秋野左手上拿的罐子,告诉他那个是盐,旁边的是糖。秋野拿起罐内配置的小勺在盐罐里拌拌,又在糖罐里搅搅,然后竖起大指姆向kaito示意自己知道了。kaito也很高兴的样子,细心的告诉秋野应该在碗里放多少盐多少醋。kaito说什么秋野就做什么,秋野还时不时问kaito些问题,认认真真的一点不含糊。

撒葱花的时候,kaito跟秋野提到如果有人不喜欢葱应该如何提鲜,秋野突然问他吃不吃葱,kaito愣了愣告诉他是吃的,秋野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那这就跟我没关系了。”

过了一会,秋野又补上一句,“你知道的,我也吃葱。所以不放葱怎么提鲜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咱们用不着。”

“......”

kaito坐在一边,在秋野看不到的地方,本人也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小脸自己红了起来。

等到脸上的热劲儿过了,kaito见那面也已经煮的差不多,就告诉秋野可以停火了。于是秋野停火捞面,端着一大一小两个碗带kaito去餐厅开始吃。

秋野尝了尝,觉得味道还不错。再看看旁边的kaito,如他所料连拿起筷子来都吃力,kaito一手拿着一根比他还高的筷子,让秋野产生了他是在踩高跷的错觉。秋野拿了个叉子卷起一根面送到kaito嘴边,“kaito,把筷子放下。来,啊~”

kaito顺从的低头把叉子上的面全部吃进嘴里,塞得脸鼓鼓的。

秋野见他这样笑了,突然唱歌来:“来吧,一起ohohohohoh,若用面条把脸塞得鼓鼓的就能更加happy~”

kaito嘴里还都是面就口齿不清的抗议:“马苏塔——!”

秋野又卷起一根:“标准的V1式英语发音呢。啊~”

“等,等一下...”

......

于是,一顿简单的早餐,他们就这样吃了半个多小时。kaito向秋野表示歉意,秋野把他揪到手上觉得无所谓。

他说:“喂娘子吃面有什么。马上还要带娘子上街呢。”

kaito:“呃......”

“唉,kaito,叫我一声‘夫君’来听听!”

“master...”kaito不想叫,秋野也看出来了,秋野以为他是害羞,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而是有别的原因。有一次秋野从外面喝醉了回家,张开两只手像小孩一样的对kaito撒娇:“夫君,我想要你爱的抱抱!”kaito还愣着没缓过来,秋野继续道:“抱抱!抱抱~”等kaito抱了他,他又说:“夫君,我想要你爱的亲亲!”,就这样一边喊着“夫君、夫君”的,一边把kaito推在桌子上给上了,插在kaito里面的时候秋野还哭得梨花带雨:“夫君要对我负责!从今往后我就是夫君的娘子...夫君你里面好紧,再这样下去我会怀上夫君的孩子的...”...秋野喝醉了,他不记得这些,但是kaito还记得,而且印象深刻。

“叫嘛叫嘛~”秋野两眼放光,期待的看着kaito。

kaito招架不住,在心里安慰自己没关系,脸上微红,无奈的轻声道:“夫君。”

kaito喊他夫君的时候娇羞如玉风姿绰约如天仙下凡两眼含情脉脉刹那间有樱花花瓣片片飘落万人为之倾倒...这都是秋野的自我脑补。秋野高兴得举着kaito原地转圈:“我爱死你了!夫君!”

“......”某些令人脸红的回忆又窜上脑海了。

“那个,master,我把要买的写下来,我们快走吧...”

“好啊好啊~!你说,我写下来。”秋野还在很开心的样子。

“......西红柿,南瓜,大葱......”

等到他们出门,已经又过了半小时。秋野故意穿了一件包很大的衣服,kaito在里面躺着空间也绰绰有余。他一开始踮起脚来往外面看,后来踮累了就躺下去,这包布料柔软,他躺在里面也挺舒服,而且离秋野的身体只隔着一层布料,秋野体温的热量源源不断的传过来,好像冬天趴在被炉里一样温暖。秋野走路的时候带动着衣服小小的晃动,如摇篮般轻轻的摇着。花香隐隐,微风徐徐,偶尔一丝柳絮钻进来,落在他脸边,kaito眨眨眼看着那团飘落的小绒球,他觉得那好像牛奶味的冰淇淋球,想着,他有些困了,这时候秋野伸了一只手进来,迷迷糊糊中,他两手抱住秋野的食指,像是小孩抱住自己心爱的洋娃娃那样,脸在秋野的食指上蹭了蹭,才一会儿就睡着了。

kaito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向流星许愿,要吃不完的ice,流星答应了他。于是他乘着围巾,到了一个神奇的国度,那里的所有东西都变成了ice,他兴奋的甚至流出了泪,在里面抱着ice吃呀吃,吃了好多好多。他往王城深处走,走到了大殿中,在王位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秋野。但这个秋野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眼神空荡荡的,原来他也变成ice了。可是,这样的秋野......

“不要!”

kaito惊醒,周围嘈杂的声音淹没他的声音,渐渐在他耳边变得真实起来。大概已经在超市里面了。刚刚落在自己脸边的柳絮还静静的待在那里,但kaito现在不想再看见它。kaito伸开双手隔着那层讨厌的布料抱住了秋野,与其说是抱,应该用贴更合适,kaito整个人贴在秋野身上,秋野身体传过来的热量让他感到安心。kaito对自己身后的柳絮说:“你快走吧,我不想要你了。”但柳絮不会回答他,只是依然安静着。

秋野感受到kaito的动作,稍微愣了一下,随后面部开始发烧。或许旁人看了会不理解他突然脸红得这么厉害的原因,但是事实是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些本该疑惑的旁人在他身边穿行,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大姐走上来挑走了他看中的蔬菜,不去看他,旁边的小孩嬉戏时撞到他的腿后跑掉,亦不去看他。热闹的超市里,秋野和kaito也有了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热闹,与旁人都无关的热闹。是的,旁人没有注意到他们。

秋野的心脏碰碰的跳着,就像初次约会那样快。他飞快的买完了纸条上剩下的东西,准备结账的时候他看见收银台旁边的冰箱里放着哈0达斯新推出的冰淇淋。他低下头,将自己衣服包的口稍稍拉大些,问kaito要不要吃ice。

令他惊讶的是,已往听到这句话都会幸福的身旁冒小花儿的kaito却说他不想要。秋野觉得kaito有些闷闷的,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kaito摇了摇头,很认真的扬起头对秋野说:“比起ice,我更想要master。”

“啊......”秋野好不容易恢复常温的脸又烫起来了。话说这超市里面也太热了,热的让人受不了,他到排在长长的队伍最后,心里却已经一秒也忍受不了待在这闷热的空间中。他跑到前面去,哭的稀里哗啦的对排在第二的那个人说:“拜托你,让我插个队吧,我的六爷爷在医院就快过世了,我想用这些菜给他最后一顿饭,刚刚我的母亲打电话给我,说快要来不及了...我们一直在一起生活,一直是我六爷爷做饭给我们吃,我们却从来没有做过...如果这最后一顿饭我也不能给他做,那我......”

那人被秋野的真情感动了,善良的安慰了他,并且让他插了队,自己站到后面去了。秋野插到了队,还抹着眼泪说,“谢谢,谢谢!”

站着他身后的大爷也被他感动的快哭了,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好样的!”,周围的人都转过来对他竖起大拇指,一旁的妇女教育才三四岁的小孩要向他学习,秋野揉着发红的眼眶连连回应。

在这群人中,只有一个人知道,秋野根本没有什么六爷爷。现在这个人正紧拉着秋野的衣服,同样在等待从超市里出去。

在一片赞美声中,秋野结完了帐出去打了个的坐上去,他现在恨不得飞回家。坐在的士上,秋野也不管司机怎么看,就把kaito从包里捞出来放在自己腿上,kaito又从秋野腿上一点一点往他腰那边爬,秋野问:“kaito刚才是不是也很想从里面出来?”

kaito点点头。

“为什么?”

“因为,”kaito爬到秋野腰边,抱住他的腰继续说,“喜欢master,好想抱一抱master。”

秋野扬起笑容,脸上是别人从没见过的温柔神情,他用一只手指抚摸着kaito的头,说话的语气都跟平时不太一样:“我刚刚在超市里这么急着想出去,也是这个原因。好喜欢kaito,好想抱着kaito。”

这时候kaito突然觉得,变小一点都不好。就算一份ice可以当做好几份吃,也一点都不好。

-tbc-
。。一个日常还被我分开写还真挺磨叽的。。忙,下一更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了。。(LOFTER的排版怎么是这样的?!我怎么才注意到?!这么说我以前的文排版也这么难以言说?!)